田中先生

湾家人,目前凹凸深坑,最爱金宝!超级不定时更新,能够保证的就是瑞金没有刀!

半夜一张照片的真人真事证据嘿!
不过已经因为照片太过毁天灭世所以马赛克处理欸嘿~
别问格瑞是谁格瑞是一个特别好的太太,如果那个太太看到了希望他知道我爱他然后记得开车233
顺便说除非那个太太画出来不然这张照片是真的不会公开喔~别从我这里抱希望了2333

【瑞金】半夜的一张图片引发的事故1

*现PA,金女装注意
*‎瑞金同班私设,走双暗恋
*‎真人真事!@@@试着跟朋友语C改编但是太甜决定改编成文
*OOC严重!‎不能保证剧情走向,只能保证车跟甜到掉牙的糖

确定开始--------

        “ 格瑞格瑞~”
      ‎
      ‎[女装照图片]
      ‎
      ‎  “班上女生说这次的女装大赛让我参加你觉得怎麽样?”
      ‎
        ‎看着对面迅速显示的已读图样,身穿女装的金抬手摸了摸自己绑起来的一撮头髮心脏跳得有点快。
      ‎
      ‎「格瑞怎麽还不回啊?果然是真的很奇怪吧?」
      ‎
        ‎想着之前格瑞的讯息都是秒回的金稍微有点沮丧。
      ‎
      ‎「不过班上的女生都说我很可爱啊!说不定格瑞是被我的可爱震惊到了也不一定!」
      ‎
        ‎边说边抱持着最后一丝丝期待再次发了询问意义的讯息。
      ‎
      ‎  “格瑞?”
      ‎
---

        看着手机上显示着对方传来的讯息还有一张图片,点开来查看,一点开就是那人穿女装,髮型上也做了些改变,不禁瞪大双眼,脸上浮现些许红晕,整个人愣住了一会儿。
        ‎直到那人再度传来讯息时才回过神来,回复那人的讯息,不忘带有平时的冷酷,也没有将现在的心情显现在上面。
        ‎
        ‎“你是个笨蛋吗?别人叫你去你就去,而且还是女装。”
        ‎
---

        听到讯息提示音的时候快速的点开,没有预料到的责骂性话语稍微有点生气。
        ‎
      「什麽嘛!每次都叫我笨蛋,女装又怎麽样,这个比赛又不是只有我穿女装!」
      ‎
        “我才不是笨蛋!我这是为了班级荣誉!”
        ‎
        ‎手指大力的按下发送键,接着跟着手机一起躺倒在床上,没有发现撩起来的裙襬跟上衣,生气的嘟起嘴看着天花板晃着腿。
        ‎
     「要不是凯莉说格瑞看到会高兴我才不想穿呢!」
     ‎
---

        听见讯息声,再度打开手机查看,「这个笨蛋……穿这样……」
        ‎
        伸手挡住浮现红晕的脸颊,手指快速的打了讯息并送出。

        “就算为了班级荣誉,也不许穿成这样。”
        ‎
        将手机放在旁边的平台上,呈现大字躺在床上,心脏比平时跳动的速度还要快。
        ‎
      「为什麽……看到金穿女装会这样……」

---

      [叮-]
      ‎
        ‎又是一声讯息通知声,原本还想要无视但实在耐不住好奇心仰躺着将手鸡高举在额头前打开了讯息,看到这次讯息发现果然又是反对的言论,不由的更加的沮丧。
      ‎
      ‎「该不会凯莉真的又骗我了吧?」
      ‎
      ‎  边说边敲下了“为什麽?”发送时结果手没拿稳手机掉了下来还砸到头。
      ‎
      ‎「啊!好痛」
      ‎
      ‎  没想到拿起来的时候无预料的看见了格瑞休閒服的样子,吓的满脸通红的赶紧关掉视讯,随后再补充的回了讯息。
      ‎
        ‎“抱歉啊格瑞,手机不小心掉下来按到了”

---

        拿起手机,没想到那人直接播了视讯电话过来,猜想对方应该是要来跟自己抱怨,原本打算要拒接,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一接起来就是一片黑,之后传入眼中的是金撩起上衣和裙子的样子,再次瞪大双眼。
        随后金快速的将视讯通话关掉并传送讯息。原本只有些许红晕的脸颊浮现更多,脑袋裡那人的样子不断出现。
    ‎
        “没关係”

        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传送了讯息。

      「真是……笨蛋……这个样子要我怎麽忍住。」

---

      「哇啊啊啊啊啊超级丢脸的拉!!!格瑞一定又会觉得我是笨蛋的」
      ‎
        ‎双手抱着头翻滚在床上呐喊,翻滚之中瞄到了自己的裙子才发现好像有什麽不妙的事情出现在几秒钟前。
        ‎
      「该不会我刚才按到视讯的时候被格瑞看到我还穿着水手服的样子了吧!这样格瑞会不会觉得我是因为有什麽怪癖才一直坚持要参加女装大赛啊啊啊!」
      ‎
      ‎  默默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边思考着要怎麽跟格瑞解释。
      ‎
      ‎「我特地去解释不就搞得好像真的有这麽一回事吗?格瑞一定又会觉得我是个笨蛋!」
      ‎
      ‎  拿起手机点开发现只有一条简单的『没关係』轻轻的将刚刚的混乱一笔带过。
      ‎「所以这样我到底是要参加还是不要参加啊?算了明天见到格瑞之后再说!」
      ‎  换成自己的睡衣后在对话框打上 ‎ “那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啊格瑞晚安~”
        发送之后便将手机关机轻轻地闭上眼睛。

---

        收那人要睡了的讯息便传了个“晚安”给他,自己也鬆了口气,因为既然要睡了,应该也要脱下那身衣服吧。
        ‎
        将手机关机放在平台上,准备要睡了,但是却怎麽睡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人刚才的模样。
        ‎
        就这样被折磨了一个晚上,黑夜过去,迎接的是天亮,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准备梳洗去上学。
        ‎
        ‎「都是那个笨蛋……」
        ‎
        ‎嘴裡喃喃自语道,脑子裡依旧是那人昨晚的样子。

TBC.

【瑞金】我覺得你也喜歡我

*沒頭沒尾的一發結束
*‎就想寫寫兩人甜到密的過程嘿嘿

      金喝醉了。
      這沒什麼。

      金在格瑞身邊喝醉了。
      這好像,也沒什麼。

      金在格瑞身邊喝醉了還告白了。
      這就有點什麼了。

「格瑞我好喜歡你啊!」
      
        金說完還不忘邊傻笑邊往格瑞身上湊,整個人散發著一股傻氣。
        此時被金抱著的格瑞突然有點高興,因為他在金喝醉時亂說的胡話中聽的了這一句。

        幸好格瑞遇上了金。
        還好金撿到了格瑞。
        幸好格瑞喜歡上金。
        還好金也喜歡格瑞。

        格瑞覺得心裡有一股暖流流過,身體緩緩的彎下腰,親了金還在胡亂說話的嘴巴。
輕輕的如同羽毛一般,蜻蜓點水的劃過。

        可是金感受到了,所以笑的更開心了,格瑞看見金笑了,不自覺的也彎起嘴角。

「睡吧,我的太陽。」

        隔天早上,金是突然驚醒的。

        環顧了一圈發現是自己的房間。
        好吧這沒什麼反正格瑞本來就有金的家裡鑰匙。
        但是身體神清氣爽,腰不酸,嗓子也不疼,金發現他沒跟格瑞發生點什麼就有點失落,他不是故意喝醉的,但金的確希望能跟格瑞來點什麼。

「格瑞我好喜歡你啊!」
      
        就在金胡亂自暴自棄喊了這一句的時候,腦中好像有什麼片段重疊了。

        對了自己在喝醉的時候跟格瑞告白了!
        然後格瑞親他了!

        激動的金連衣服都不換就衝了出去。
        然後金就看到格瑞坐在沙發上看書,陽光灑在格瑞散在肩膀的白頭髮上,像精靈一樣。

「格瑞你好帥啊!」

        金想著想著就不小心說了出去,看到格瑞回頭看他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哦?」

        格瑞回了他一個單音,他並不是很訝異,因為他早就知道金剛剛盯著他的臉出神。

        不小心犯花癡被發現的金慌亂的揮了揮手,突然想起來自己衝出來的目的。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昨天做了什麼!」

        金得意的翹起嘴巴,眼神亮晶晶的只差沒搖尾巴了。

        格瑞看著一臉期待的金暗自想了句“金好可愛啊”,但臉上波瀾不驚甚至裝作一絲絲疑惑的看向金。

「我做了什麼?」

        欸?難道是我做夢嗎?

        就在金以為自己真的記錯的時候,突然瞄到格瑞嘴邊的微笑。

        可惡格瑞是故意的!

        就在格瑞以為金真的被騙到準備哄人的時候突然聽到金指控般的大吼。

「你昨晚是不是偷親我!」

        格瑞沒想到金可以發現到他故意裝傻,愣了一下之後嘴邊不自覺的勾起微笑。

「你說呢?」

        金聽到後也笑了,他才不會在被格瑞騙到。

「我覺得你偷親我!」

        格瑞笑了。

「是。」

        聽到回答後金整個人周邊泛起了粉紅色的小花,站著傻笑之後又故意裝起嚴肅的看向格瑞。

「那你是不是喜歡我?」

       格瑞笑容不變依舊問著。

「你說呢?」

       聽到這金又泛起了傻笑,但過了一秒又裝起了嚴肅。

「我覺得呢.......
你喜歡我!」

        最後一句金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太陽剛好灑在金的頭髮上,閃亮亮的,跟金的笑容一樣,格瑞想到這終於也笑著回了金。

「是。」

FIN

【雷安】一切都是手癌的錯

*雷安深夜90分-手癌
*已交往設定



      安迷修現在很頭疼,非常頭疼,不是因為現在雷獅快把學生會的門給拆了,也不是因為因為雷獅一聲不吭地殺到學生會來找他所以安迷修把門給鎖了,更不是因為前幾分鐘他不小心把對雷獅打的「不想見你」打成「不想奸你」。

      錯不在安迷修,錯在手癌。

      安迷修知道如果他真的在不幫雷獅把門打開的話這學期學生會的開銷又要多一筆了。
自從安迷修跟雷獅交往後學生會的財政赤字就沒回來過。

      沒錯,交往。
      安迷修一直以為自己會跟自己心中溫柔美麗的艾比小姐共度一生,但是那是認識雷獅之前,現在安迷修只能收起這些感慨然後咬咬牙幫雷獅把門給開了。

「呦~安迷修,你終於捨得幫我開門了?」

「別廢話,你到底來幹嘛的?」

「既然你不想奸我只好我來奸你了阿安迷修。」

      聽到這裡安迷修簡直想乾脆自殺算了,誰叫自己要手癌。

「別給我耍流氓,你知道那只是我打錯。」

「對,我知道,所以我只是想奸你。」

「雷獅你!」

      還來不及說話,雷獅就直接按著安迷修的唇咬上去。
安迷修吃痛的叫一聲,還來不及說話就被雷獅狂風驟雨般的攻勢襲擊得喘不過氣。
      雷獅霸道的咬著安迷修的嘴唇吸允,趁安迷修想說話的時候講舌頭伸了進去,接下來就是激烈的唇舌交纏,安迷修根本沒有喘氣的空間,最後就在安迷修喘不過去快要窒息的時候雷獅才終於停下來一臉壞笑地盯著他。

      等安迷修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被壓在學生會的桌子,所有文件全部散落在地上,桌上的東西也倒的亂七八糟,但是還等不及安迷修發話雷獅就在桌子角落的抽屜翻到了一個,紅色的,正方形的包裝,上面還寫著「極濕潤,特大號」。

「沒想到阿安迷修,你學生會的成員知道你在學生會的桌子裡藏的這個東西嗎?」

「等等雷獅那不是.....!」

     不等安迷修說完話,雷獅直接牙一咬就將手上的包裝撕開。
     然後,一張,白色的,濕紙巾就這樣掉了下來。

     沒錯,濕紙巾。

     安迷修無視臉黑掉了雷獅開始沒良心的轉身笑趴在桌子上。


「安迷修別笑了!」

安迷修不理他。

「你在笑一個試試安迷修!」

      安迷修還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忍無可忍的雷獅最後直接扒著安迷修的褲子就打算扯下來。

「等等雷獅,你沒帶套!」

      直到被扒褲子安迷修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本大爺從來都不管有沒有戴套。」

     雷獅壞笑,安迷修想死。

     所以一切都是手癌的錯。

FIN


強行結局拉拉拉拉,因為要超過時間了(x